电影《桃源镇》解说文案-懒人文案网
电影《桃源镇》解说文案
此内容为付费阅读,请付费后查看
10
限时特惠
69
付费阅读
已售 41

电影《桃源镇》解说文案

这个领导不一般 
妇女 当地工商业主管 
市管局主任兼镇长会计 
一长串头衔足以证明这一点
她是一个勤劳的无产阶级战士 
然而
这些成就 
是因为她有一个镇长老公
欺行霸市 
阿谀奉承 
但是这个人并不坏 
别人是“为人民服务”
只差一个字来形容她 
为人民币服务 
在一个普通的春夜
老海
从县城回到他们的桃源镇 
他匆忙赶回的原因
是因为镇长一家马上要倒下了 
贪污腐败 欺压百姓的镇长一家
是老海一生之敌 
一年前
他把应该承包到老海的农机站
承包给了自己小舅子 
老海很生气
当面辱骂市长 
因此
老海失去了在当地的生存权 
老海的铁匠铺被罚款关停
他也被迫踏上了逃亡
只能去县里再开店
好在跟他的骨气一样硬的 
是他的手艺
很快 
他的货就被评上了县名优产品
生意也一如既往地好
如今
老海带着镇长因污被抓的消息杀了回来
天一亮
他的铁匠铺就在喜庆的鞭炮声里重新开了门
不过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忧
一直依附于镇长的老张就犯了愁
他家是卖豆腐的
也天天去给镇长家送豆腐
企图以此行贿
能给自己批块地扩大一下豆腐坊的规模
而他最心仪的那块地
就是老海的铁匠铺
可如今老海回来
镇长也要被抓了
一切都要重新洗牌
老张刚离开茶馆
便有人找到镇长的老婆马主任
告发了老海散播谣言
马主任立马赶到了茶馆
她询问茶馆老板王嫂
老海刚才都说了什么
王嫂起初不愿回答
只是说他们摆龙门阵
她在忙活没听见
而见她不招 
马主任也不急
她治不了那些即将抓他老公的廉政人员
难道还治不了你 
“我可听说” 
“你王嫂的侄女从玉泉跑到这儿来卖豆腐”
“这事儿怎么没向我汇报啊”
“你说怎么处理吧”
听完这话
王嫂只能把老海的话和盘托出
当拿到“罪证“后
马主任便满意地离开了
临走前
她笑容满面地对王嫂说
现在是市场经济
她的侄女想来桃源镇卖豆腐就来吧
还有一会儿派出所来抓造遥犯老海
王嫂可要出来作证
这边 
老张已经挑着担子回了家
他把今天发生的两件焦心事
一并告了妻子
一个就是镇长可能要倒台
再一个是王嫂侄女卖豆腐的事
王嫂侄女来桃源镇之前
他老张赫赫有名的金豆腐是最畅销的
每次都是被抢购一空
而如今王嫂侄女一来
他的生意大受冲击
人家卖的豆腐好吃还便宜
大家都去她那儿买
老张也是头一次挑着没卖完的豆腐回家
他眼下希望靠巴结镇长一家
来解决这件事
即把王嫂侄女赶走
但现在
镇长这棵大树可能要倒
而妻子则劝他去向四叔公打听一下
那镇长被抓的消息是否属实
四叔公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他在省府做过事
那时他就给很多大官搓过澡
修过脚
老张觉得妻子说的有道理
便拿着一瓶酒去往了四叔公家
而经验老道的四叔公告诉他
老海说的不像假话
“你别看他是个打铁的粗人”
“精得很”
“他跟他那侄儿在县里开了个菜刀铺”
“专门卖他的刀”
“士贵 你想想”
“他要是没有个人情什么的”
“能办得到” 
末了 
四叔公又给老张提了个建议
要是弄不清楚风向就站中间
这样哪头儿收甘蔗 
他都能吃到糖
听了四叔公的话
老张出来后又去了老海的铁匠铺
他旁敲侧击道
老海在县里的生意能做得这么好
一定是有门路有后台
老海却说 
手艺人要什么后台
手艺人靠的就是手艺好
打铁还需自身硬
两人话还没说完
派出所就来逮人了
理由就是老海散播遥言
老海被抓走后
刚迈出铁匠铺大门的老张
又碰到了镇长老婆马主任
马主任看看老张这个墙头草冷笑
老张也心里一惊
吓得手里的坛子都摔在了地上
老海进了派出所
老张的心倒也放下了
因为这意味着镇长倒不了
贪污被抓是遥言
思及此 老张不禁感叹到
倒不了就有个指望了
妻子听完他的话后
说出了跟老海一样的话
他们凭手艺吃饭 
为什么要指望别人 
他们谁也不靠
其实 
老张也不想靠镇长夫妇
谁愿意天天当孙子呢
但不当孙子地皮从哪儿来
他的对手王嫂侄女又怎么解决
“冤家你还巴结”
“那 谁让人家是镇长啊” 
“咱呢”
“还得去炸两把老豆腐”
“腌得臭臭的”
第二天
老张挑豆腐去了镇长家日常行贿
马主任开口讽刺他是墙头草
而老张连忙解释
老张用一阵贬低老海的嘴炮输出证明自己
结果嘴比脑子快了一步
说顺了嘴
提起了老海被抓进局子的事
这下好了
马主任一听这话
把围裙往桌子上一扔
说老张这墙头草当的也太明显
老海一被抓完马上过来拍马屁了
不过好在马主任宽宏大量
她原谅了老张短暂的叛变
可就在他们和好如初
一起走在繁华的商业街上时
老海嚣张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
他和大伙炫耀
今天是派出所长亲自放他出来的
要不他还不出来呢
马主任见此立马来了气
她认为老海一定是逃狱
但老海根本没在怕
他说今早所长跟县上的书记通了电话
证明他没造谣
老张一听这话
眼里立马没光了
他回到家后也不进门
只然地蹲坐在门口
思及这些年受的窝囊气
他愤怒地将“金豆腐”的旗子扯了下来
激动的情绪过后
老张想
镇长到底是不垮好还是垮了好
他陷入了迷思
翌日清晨
老张又找到了四叔公
他想请四叔公出面请老海喝个酒
但他这个想法被四叔公否决了
四叔公认为
以老海的脾气是不会答应的
不如请他看台戏
因为他喜欢唱戏
老张便接纳了四叔公的建议
他回家找出了胡琴
随后 
又带看胡琴去到了铁匠铺
“海师傅 忙啊”
“咋不忙啊”
“自打我从派出所出来”
“镇上家家的刀好像都坏了”
“都来找我打”
“那是你手艺好哦”
“你别奉承我啊”
“打铁的就是看不惯软骨头”
老张自己也觉得惭愧
他没有反驳老海
尴尬地挠了挠头后
老张开门见山
他今天就把胡琴带来了
想和老海练一练戏
老海肯定没有放过
这个揶揄墙头草的机会
不过老海终究是个大度的人
他让伙计去给老张倒茶
自己则跟着老张拉起的胡琴乐唱了起来
而就在老海唱得投入的时候
门口镇长儿子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金豆腐!”
“我妈叫你明天早上送”
“一斤豆腐干
“半斤油豆腐”
“和四块老豆腐到我们家”
“给你啊”
马主任要这些东西
是为招待来调查他们的工作组的
你没看错 
是“要” 不是“买”
如今镇长要倒台了
老张自然不愿再白白给他们家送东西
再者说 
他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得罪老海
于是
老张推脱家里的磨刚好坏掉
做不了豆腐
而老海也义愤填鹰地说到
这工作组都来了
镇长一家还不老实
他让老张回去算算
这些年镇长家白吃白拿多少东西
列个清单 
按上手印
老海要给工作组送去
这次一定要扳倒贪官
可老张刚算完
还没开心多久
就在他准备拿看胡琴去唱戏的时候
四叔公又给了他一个晴天霹雳
四叔公说
负责调查的副组长是镇长的亲戚
镇长贪没贪污 受没受贿
就是人家一句话的事儿
四叔公整完这出晴天霹雳
又接着催促老张去拉胡琴
不过 
这下老张哪儿还有心情拉琴
他没听四叔公的劝告
哪头都不要得罪
如今
他已经结结实实地得罪过镇长家两次了
老张一脸苦闷 
心不在焉
胡琴的乐声也跟看忧虑重重
老海听着焉了吧唧的琴声也心烦意乱
他吼了老张
两人不欢而散
老张离开了唱戏的茶馆
来到了镇长家门口窥伺
他看到马主任正在热切地招待调查组
回到家后
老张来到女儿跟前
他想让女儿明天去给镇长家送点豆腐
“爸不好去嘛”
“我不去”
此举却遭到了女儿狠狠的拒绝
女儿也对他这样软弱的墙头草行为嗤之以鼻
“国富(镇长的儿子)今天说了”
“等他爸回来”
“要收拾你们这些整他们家的人”
“他真这么说了 ”
“咋个不是真的 ”
“反正我不去”
“是你说的”
“人没面子叫人不起”
女儿是使唤不动了
老张最后决定让妻子去送
妻子上午去送了豆腐
老张下午又去送了老母鸡
而再见老张
马主任不但没有过分阴阳
反而还反常的亲热
这前据后恭的态度
指定是镇长出事儿了
但老张明显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还一脸诚地献忠
说要如果调查组需要他作证
他会证明镇长是个好人
这话正遂了马主任的心意
听老张这么说
她的双眼里都要放出光来
老张拜了马主任这尊菩萨后
觉得心里踏实多了
他胸有成竹地告诉妻子
这次的风向他绝对看准了
两人说话间
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来人是马主任
老张夫妇直感金菩萨光临
连忙恭敬地把她让到了屋里去
马主任没空手来
她给老张带了两瓶酒
但这酒可不是让他白喝的
她此行的目的
是想让老张给镇长作伪证
因为镇长家的小楼
可不是一个清官能盖得起来的
所以工作组要调查
盖楼用的钱干不干净
对此 
马主任便想到了一向殷勤的老张


👋 感谢您的观看,对您有用就分享出去吧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23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