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人回魂-影视解说文案-懒人文案网
纸人回魂-影视解说文案
此内容为付费阅读,请付费后查看
10
限时特惠
69
付费阅读
已售 8

纸人回魂-影视解说文案

解说开始:

(我们开纸扎铺的有两大禁忌)
(一是不能给活人做纸人
(二就是绝对不能给纸人点上眼睛)
(而我师父)
(这两个禁忌他都给破了)
刘三是百贵镇
唯一一家纸扎铺的老板
这天乔府的管家匆忙前来
请他帮忙扎一个纸人
(照着这张照片)
(做一个纸人)
老刘接过照片
顿时心中一惊
因为照片中的人
正是乔家大小姐乔媛媛
(今早我在街市还见着她)
(她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管家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而是打开了面前的木盒
里面装着
足以买下整个店铺的大洋
但老刘并没有见财起意
而是再三强调
他们这行的规矩
(不能给活着的人做纸人)
(这不是咒人死吗)
(那你不做)
(难不成等着别人给你做纸人吗)
(一箱大洋 一箱纸钱)
老刘明白这乔家他惹不起
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这单生意
可就在乔大小姐纸人做好的当晚
怪事发生了
老刘给大小姐上完香
突然一阵阴风吹开了店铺大门
他急忙跑去关门
可回来时油灯突然熄灭
在看那乔大小姐的照片
猛的变了个表情
老刘下意识的回头去摸纸人
可那纸人却突然消失不见
(纸人呢)
(我做的纸人哪去了)
老刘被突然出现的大小姐
吓了一跳
但仔细一看
那就是个纸人
次日 一早
老刘赶紧将扎好的纸人
送往了乔府
可乔府异样的景象
让老刘盛到十分的不安
这乔府上下所有人
好像都在准备着什么仪式
他将纸人教给管家
本想将晚发生的怪事告诉对方
可对方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就让他离开了
老刘来到院中
听到隔壁屋子有人在做法事
便从门缝看了一眼
结果就因为这一眼
害得他差点丢了性命
只见一个法师
正对着面前的棺材念经
可那棺材里似平是个活人
老刘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于是便在当晚
藏在了乔府后院
果然到了晚上
乔府便开始举行奇怪的仪式
乔大小姐被放在木柴之上
随着法师点燃灵符
木柴被引燃
当老刘看到乔大小姐还没死
一切已经晚了
法师一刀捅进纸人身体
并将纸人一同仍进火堆
随着纸人被烧毁
大小姐也没了动静
可老刘却看见
那纸人从火堆中直立而起
他以为眼花便揉了揉眼睛
结果再看向院子
(救我)
乔大小姐葬身火中
老刘却看到了她的鬼魂
从乔府回来后
老刘整日魂不宁舍
到了晚上
院子里突然传来诡异的童谣
老刘提着油灯出去查看
(好黑啊)
(我什么都看不见)
(乔大小姐)
(你还活着)
(你可以)
(帮我个忙吗)
(你想让我干什么)
(你可以)
(帮我点上眼睛吗)
油灯落地
瞬间燃起大火
老刘疯狂逃命
却被纸人一把拉近了火堆里
老刘突然从梦中惊醒
还没回过神来
院子里又传来那首童谣
他赶紧出去查看
但这次什么都没有
次日
老刘急忙来到乔府
打算将昨晚之事告知乔管家
(我跟你说)
(我昨天晚上看见)
(我扎的那个纸人)
(她回魂了)
管家听完
便将老刘带到法师面前
而这法师
正在往纸人身上
钉镇魂用的七星钉
可在老刘的眼里
这纸人分明就是活着的乔大小姐
每一钉下去
大小姐都发出凌厉的撕喊
乔管家看出老刘不太对劲
于是就要求刘三下午一同出殡
顺便让法师帮他也驱驱邪
(乔家大小姐乔媛媛下殇起灵)
出殡的队伍刚走出乔家大院
一个疯子却突然栏住去路
他闯进队伍
一把推开了棺盖
(这是哪个疯子推过来挡路的)
(大师揭开白布)
发现里面是个纸人
他一气之下将纸人扔在地上
可那个疯子似平很在意那个纸人
(起殡)
等队伍走后
老刘发现那疯子手中
死死握着半张黄符
并且对他露出诡异的微笑
他被吓了一跳
赶紧跟上队伍来到坟地
可他却突然在队伍中看见了
乔大小姐的身影
(乔大小姐)
(乔大小姐回来了)
(这哪有人啊)
(你胡说什么呀)
老刘认定就是因为自己触犯了禁忌
所以接连撞邪
他一路向家狂奔
可跑了很久才发现
他始终都没离开坟地
这时突然电闪雷鸣
迷雾中老刘看见了一个人影
便赶紧上前问路
(兄弟)
(我迷路了)
(能不能带我出去)
(帮帮我)
(你要去哪)
老刘被吓得一口气又跑了二里地
结果停下来发现
还是在这片坟地
他知道这就是民间相传的鬼打墙
幸好他是个三十岁的童子
(童子尿)
(能驱邪)
(应该也能对付鬼打墙吧)
老刘闭起眼睛
一边撒尿一边新求神明保佑
可等他在睁开眼
发现四周站满了纸人
老刘刚要逃跑
就被纸人围了起来
这时
那首诡异的童谣声在响起
乔大小姐的纸人也突然出现
(你可以)
(帮我点上眼睛吗)
最终考刘被强押着用血
给纸人点上了眼睛
而他也从噩梦中惊醒
可等他起身才发现
自己还躺在坟地
身边还躺着被他点了眼睛的纸人
他赶紧跑回镇子
却发现乔府又在办丧事
一打听知道
就在昨晚乔老爷无端暴毙
(乔大管家呢)
(韩大师呢)
(不好了 不好了)
(韩大师吊死在树林里了)
之后老刘赶紧跑回店铺
简单收拾了行李
就带着徒弟南裳逃离百贵镇
搬到了相隔几百里的浮水镇定居
而自那之后
凡在乔家住过的人
轻则厄运缠身
重则死干非命
乔府自此变成不祥阴宅
无人敢接近
直到20年后
一个专门研究民俗文化的年轻人
来至此地
作为民俗记者
他多年以来研究纸人课题
对乔府纸人回魂索命一事
探寻已久
传闻乔府每到深夜
纸人会活人附身
凡入住者活不过三更
所以他不顾镇长的劝告
特来乔府暂住
为的就是探究复相
谁知刚到半夜
阿伟打了个盹
钢笔掉到了纸人脚下
可等他弯腰捡笔之时
那纸人突然回头
阿伟被吓了一跳
还没回过身来
一道闪电在窗户上映出一个人影
(谁)
阿伟提着油灯出去查看
一打开门
就看到院子里站着十几个纸人
与当年乔府给乔大小姐举办的仪式
一模一样
阿伟正要观察四周
一个纸人突然张嘴吹灭了油灯
阿伟赶紧跑回屋子闭眼凝神
可再睁开眼
他已经被绑在仪式台上
一群纸人缓缓向他靠近
把钉子放在他的额头
直接抡起了锤子
等他醒来
已经躺在镇长家里
原来镇长昨晚担心他会出事
就在半路折返回去
发现他晕倒在院子里
就把他带了回来
阿伟拿出一张旧报纸
向镇长打听刘三的事
镇长告诉他
二十年前
刘三不守规矩
给纸人点上了眼睛
结果


👋 感谢您的观看,对您有用就分享出去吧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42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